王珮瑜:我是“年少 青璃轻狂,不知天高地厚”

  然而,年少成名的背后,往往甘苦自知。王珮瑜进入科班时已经14岁,“本事还没练出来,自尊心就已经很强了”,为此她没少受皮肉之苦。刚出道小有名气,王珮瑜的声带又出了问题,医生直言“能不能养好说不清楚”,后来侥幸没有大麻烦。有一次练功伤到颈椎,王珮瑜没敢跟家人讲,自己跑到医院忍痛做了半个月牵引。

  “民国时期京剧非常辉煌,梅兰芳这样的名角都有自己的代表作、团队和个人品牌,如今也没必要回避这种现象。”王珮瑜反问道:现在很多戏曲演员,专业、智商、情商、颜值水平都很高,凭什么不能红?

 

  也有人觉得,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专业训练,王佩瑜对京剧的赤诚之心依然值得肯定。“她是用自己炒京剧,而且她对京剧的复兴充满希望,所以她才去寻找更多观众。”知乎网友“红字牛皮纸”说。(记者 余如波)

 

王珮瑜:我是“年少
青璃轻狂,不知天高地厚”

  因此,王珮瑜尽量避免与时代脱节,关注热门的游戏、电视剧和直播平台,为推广京剧吸取灵感。她认为,如今人们对传统文化越来越重视,同时传播方式越来越多样,这是传统戏曲传承、发展的重大利好。

  川剧能否采用类似的方式吸引年轻人?王珮瑜觉得,传统戏曲需要形形色色的角色,有些人踏踏实实演出,有些人认认真真教学,有些人面向公众推广。王珮瑜读书时有次参加分享会,大家以不同方式展示自己代表的剧种,川剧名角沈铁梅就用川剧唱腔从一念到八。“好听之极,想不到这么简单的方式,就能展现一个剧种的精华。”

  7月23日,王珮瑜亮相成都分享艺术心得,并为即将在8月举办的“2017王珮瑜京剧巡回展•京剧清音会《老生常谈》成都站”做宣传。“今年突然涨了一些粉丝,而且平均年龄越来越小,从3岁小孩到中学生、大学生,这是我希望看到的变化。”

 

王珮瑜:我是“年少
青璃轻狂,不知天高地厚”

 

 

 

 

 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结合?王珮瑜觉得,百年前的京剧,其实也就是当时的流行文化。“京剧有一定的门槛,但是如果只强调京剧艺术精深的一面,忽略了大众化的一面,其实会把很多现代的观众拒之门外。”

  从“传承”到“传播”的艰辛

 

 

  优秀的戏曲演员就该“红”

 

王珮瑜:我是“年少
青璃轻狂,不知天高地厚”

王珮瑜:我是“年少
青璃轻狂,不知天高地厚”

  为了提携后辈,70岁高龄的谭元寿主动与她合演《失空斩》,让年仅18岁的王珮瑜一下子名满京剧圈。在电影《梅兰芳》中,梅葆玖、王珮瑜分别为梅兰芳和孟小冬配唱《游龙戏凤》选段,再现“梅孟之好”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33ua.com/shouyouqipai/1222.html